新西兰的文化面目

新西兰的文化面目

作者:雪晴(李学勤)第334(2012/09/26)期

 
位于新西兰南岛皇后镇附近的一处《指环王》拍摄地


 
新西兰丹尼丁中心广场上的罗伯特·彭斯像



  1769年詹姆斯·库克船长将新西兰标入地图,新西兰这个地球上有人烟的最偏远的地方之一就有了多元文化的起因。翻阅并不复杂的新西兰历史,毛利人、欧洲人都是这片土地的移民,随着后来移居的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人种的增多,这里逐步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移民国。 

  新西兰不但有无与伦比的自然风光,也有毫不逊色的独特文化。新西兰在近现代的历史进程中的几个跨时代断面是:18世纪,欧洲人进驻岛上;19世纪,南岛发现金矿、毛利人割让主权给英国;20世纪,新西兰从英王国取得自治权;21世纪,扩大贸易往来和敞开国门增加移民数量。这个国度虽然在习惯上有着高度的欧化倾向,但绝没有过于繁琐的文化枷锁。如果要用我的目光给新西兰的文化着色,我想它应该是一种明快的草绿色,有绿色王国美誉的新西兰简单、干净、清新、悠闲,这大概也是移居者和旅游者向往它的理由。 

  历史上的新西兰没有发生过毁灭性的战争,登岛的欧洲人与先居者毛利人沟通较好,除了短时间的群体冲突外,即使在一战、二战时期,战火也没有烧到新西兰。毛利人在新西兰有近一千年的历史,他们虽然采用西方的生活方式,但是也保持着自己的文化、语言和艺术,毛利语是新西兰除了英语以外的另一种官方语言。新西兰是一个中性色彩较强的国度,这里没有官方的宗教信仰,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被尊重和承认的。 

  新西兰人崇尚自然,他们认为大地和海洋的力量超乎一切,是精神上的永恒,因而新西兰人用在户外运动的时间往往超过在教堂礼拜的时间。在新西兰,船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更象征着一种娱乐、休闲生活。每逢周末或长假,通往海边的公路上,就挤满了拖着游艇的车辆。 

  不过也有人批评过去的新西兰缺乏文化成就,他们从不挑剔,生活一成不变,“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新鲜物产,却喜欢把一切食物都煮得没一点鲜味。这个国家几乎全境都有利于葡萄种植的小气候,却只能产出劣质的葡萄酒。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是财富,但的确只能制造平凡。”这些说道看似尖刻了一些,却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新西兰人生活的简单随意。在新西兰南部充满英格兰风情的丹尼丁中心广场,苏格兰著名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塑像巍峨耸立,彭斯是大名鼎鼎的《魂断蓝桥》插曲《友谊地久天长》的词作家。至于丹尼丁为什么要为他塑像,我听到的缘由是丹尼丁意为“山坡上的爱丁堡”,市政厅为了提升这座城市的文化内涵,好不容想到当时的市政厅首席长官的叔叔罗伯特·彭斯——这个与丹尼丁有点关系的著名诗人,于是提案为其塑像。但是,这一提案遭到市民的强烈反对,理由是虽然彭斯是一个深深影响了苏格兰文学和世界诗坛的诗人,但他嗜酒如命,被誉为“酒鬼诗人”,名声不好。在丹尼丁市政厅的反复沟通下,市民终于同意在中心广场为罗伯特·彭斯塑像,但却让他永远地面对着一个酒馆。 

  没有人去考证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但有一点是明白的,那就是丹尼丁乃至整个新西兰都在寻找一种文化表现力。新西兰以自然景观取胜,似乎较为缺乏更多的名胜古迹资源。这让人游过新西兰后不免有一种空洞的感觉,除了睁大眼睛饱尝旖旎的自然风光和大口地吸氧以外,人们似乎还不满足,他们还需要找到包裹在景色里的文化内核,以获得更为丰厚的观光成果。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新西兰逐步改造原来的文化元素。旧的生活方式被打破,适应世界经济发展的理念逐步建立。早期新西兰人的创业精神可以浓缩为一句话“八号铁丝”(number-eight wire)。“八号铁丝”是用来修建农场的标准铁丝,它的故事说的是创业时期的新西兰人仅用一根八号铁丝就会灵光一现,圆满地解决任何问题。在新西兰,人人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财富在新西兰是经济而非阶级问题,如果你在餐馆或者商场获得良好的服务,新西兰人认为那是出于礼貌和对工作的自豪感,而绝不是奴性。这个国家是世界上少有的城乡差别最小的国度,新西兰人平均每2.7人就拥有一艘船,其私人直升机拥有量冠于全球,但在财富上却没有巨富和赤贫。 

  “没有华丽的诗句来给思想穿上外套”,新西兰人怎么改变自己的文化面目?电影《指环王》拍摄的巨大成功对新西兰文化的具象有着划时代意义。新西兰人彼得·杰克逊在自己的故乡拍摄的《指环王》三部曲不但鼓舞了新西兰人的士气,也同样使新西兰成为全世界的旅游胜地。在南岛,我路过多个《指环王》拍摄地,那壮美的雪山,一望无涯的平原,泛着奶蓝色的湖水,无不给人以美妙的感觉。清晨,阳光像是聚光灯似的缓慢移动,地面或者山腰上横卧着诡异的薄雾,让人身临其境感受着中土世界的魔幻魅力。《指环王》包揽了17座奥斯卡奖杯,新西兰独有的魔幻景色和新西兰人对这部影片倾注的超过以往的热情成就了导演彼得·杰克逊,大约有2000名新西兰人全职为《指环王》工作,有15000人充当“临时演员”,更有不计其数的人成为《指环王》的志愿者。《指环王》奠定了新西兰影视拍摄基地的霸主地位,使新西兰一夜成名,成为很多人向往去旅游和居住的地方,这无疑对聚集新西兰的人气和文化的升华意义非凡。 

  事实上,新西兰并非只有无敌的景色,在新西兰,我们无不感受到开放的新西兰带给我们的热情、诚信、幽默和自信。不仅仅是《指环王》,新西兰在文学艺术、音乐、体育、教育、绘画上的成就逐渐被世界瞩目。在满眼葱绿的南岛,我们在旅行车上用眼睛阅读万种自然风光,用耳朵倾听百鸟鸣唱的乐曲,那是新西兰最有名的音乐家在森林守候了两个月录制了两百多种真鸟的声音合成的一曲天籁之音。车窗内外情景交融,浑然一体,我们享受着一路的随心所欲。 

  新西兰是一个年轻的岛国,7000万年以前才从澳大利亚大陆分离出来,它的孤寂决定了它物种的独特性,这里只有两条腿的动物,有人类以后才有牛羊。人种不断丰富给新西兰带来多元的文化,在世界经济日趋大同的今天,新西兰加大了与岛外世界的交往力度,包容、开放、自我、负责成为当代新西兰吸引人的文化特质,那些让人惊艳不已的自然风光越来越多地融合了一种富含特色的文化元素,让这个南太平洋的岛国形象更为丰满。


本版主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