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日出》背后的故事

《印象:日出》背后的故事

作者:余凤高第505(2020/08/19)期

    莫奈画作《印象:日出》

    莫奈画作《勒阿弗尔的海》


  勒阿弗尔(LeHavre)是法国北部上诺曼底大区塞纳省的一个海港,位于英吉利海峡塞纳河口湾的右岸。生活在19世纪70年代的法国人都知道,勒阿弗尔是全国最繁忙的港口之一,是仅次于马赛的法国第二大港,每年吞吐2500多艘船只,输送270多万吨棉、糖、机器和其他货物,是普法战争之后象征民族复兴的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城市。

  勒阿弗尔吸引过不少文学艺术家,作家奥诺瑞·巴尔扎克、居伊·德·莫泊桑、埃米尔·左拉,画家让·卡米耶·柯罗、居斯塔夫·库尔贝、欧仁·布丹等,都曾在这里获得创作的灵感。莫奈对这里也很有感情。

  克劳德·莫奈(ClaudeMonet,1840—1926)出生于巴黎,6岁时便随家移居勒阿弗尔,1851年入勒阿弗尔艺术中学。1856年左右,莫奈在诺曼底的海滩上遇到风景画家布丹,他接受布丹的教导,以“室外”作画开启了他的艺术生涯。成名后,莫奈虽然去了国内外很多地方,但他仍不止一次回到勒阿弗尔创作他的绘画,因为他爱画水,如一位传记作家说的,“莫奈是为数很少的懂得如何画水的艺术家之一”。

  1868年,莫奈回到他的故乡勒阿弗尔,画出一幅《勒阿弗尔的海》。画面中,“清凉的薄雾和细微的波浪,富有节奏地拍打着一叶小舟……对于这个在沙滩附近度过童年的印象派画家来说,它像老朋友一样的熟悉。”

  1870年、1872年和随后几年,莫奈又多次来到勒阿弗尔,创作出了一系列作品,其中有六幅油画描绘勒阿弗尔港:《进入勒阿弗尔港》《印象:日出》《日出(海上)》《勒阿弗尔的商务船坞》《勒阿弗尔,离开港口的渔船》和《勒阿弗尔港口》。这些画从水面或俯瞰港口的酒店窗口的视角,描绘了港口的黎明、白天、黄昏和黑夜。其中《印象:日出》是最著名的。

  《印象:日出》描绘了勒阿弗尔日出时的景象:前景是两艘小小的划艇和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中间画面上有更多的渔船,画面左侧的背景是高高竖起桅杆的快速帆船,背后朦胧状的不是树木,而是汽船和轮船的烟囱,右边直指天际的是另一些船桅和烟囱的轮廓。为了显示工业化的特征,莫奈消解了码头左侧原有的房屋,以保持背景的

  清晰。这显然不是一幅描绘自然的风景画,而存有更深的寓意。

  关于创作的年份,人们一般都相信画家本人在画作左下方的签名旁所标的“72”,即1872年;至于具体日期,研究者在对照勒阿弗尔的气象报告后,认为这年的1月21—25日或11月11—15日最符合画面所描绘的“薄雾中的太阳”,其他的时间段,尤其是秋季和冬季的几个月,诺曼底海岸普遍都是恶劣的天气,可能性不大。

  莫奈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谈到《印象:日出》的创作,他说这幅画描绘的是他从窗口俯瞰勒阿弗尔港的景色。另外,在说到1874年的一次展览时,他也回忆说:

  我提交的是在勒阿弗尔完成的从我窗口看到的薄雾中的太阳……他们要我为编目取一个题目。勒阿弗尔一瞥是通不过的,于是我回答说:“就是印象”。印象派就由此而来,而且闹出许多笑话……

  从17世纪开始,法国艺术家的作品都是向政府主办的艺术展览会“沙龙”(Salon)提送,作品“入选”或“获奖”与否都由官方决定,取舍和评论常有偏见,一些优秀作品还往往被拒绝参展。莫奈对此深感烦恼。他多次联络艺术家朋友,想自行出资来举办展览会,这个想法得到了他们的赞同,大家最后决定在1874年1月成立“无名画家、雕塑家和版画家协会”(Sociétéanonyme

  des artistes peintres,sculpteursetgraveurs),并选择在官方展览会前两个星期的4月15日开幕。

  莫奈和友人精心策划,租下巴黎最为人所知的艺术场所之一——卡普辛大道35号二楼,即著名摄影师纳达尔(Nadar)的原工作室为展览场所,并将它装饰成时尚的画廊,同时向媒体、艺术批评家和朋友们发布公告。

  画展如期在1874年4月15日揭幕,于5月15日结束,共展出莫

  奈、德加、毕沙罗、雷诺阿和西斯莱等30位画家的200多幅作品,观众超过4000人,包括一些对画家不表同情的批评家。

  正如后世所知,这次画展遭到了批评和嘲讽。这其中就有路易·勒鲁瓦(LouisLeroy,1812—1885)的声音。

  勒鲁瓦是一位版画家、油画家和剧作家,同时也是常为法国讽刺报纸《喧噪》(LeCharivari)撰稿的艺术批评家。1874年4月25日,他在《喧噪》上发表了评论,题为《印象主义者的展览会》(“TheExhibitionoftheImpressionists”)。在这篇文章中,勒鲁瓦通过两个持怀疑态度的评论家的对话,对参展的画作,如雷诺阿的《舞女》、毕沙罗的《耕后的田地》、西斯莱的《一个果园》、塞尚的《缢死者之屋》和德加的《洗衣妇》等,都一一进行抨击。他对莫奈的《印象:日出》也极尽挖苦之能事:

  印象——我确信不疑。我正在告诉我自己:既然我已经感受印象,就必须有一些印象在其中……多么自由自在,多么轻易的手艺呀!毛胚的糊墙花纸比这海景更完整些……

  这一次印象主义的展览不但让巴黎第一次目睹了大规模的前卫艺术家的独立展览及其是如何对沙龙、学院和官方艺术构成直接挑战的,并且让来自于《印象:日出》的“印象主义”作为一个新词为人们所熟知。同时,展览还成为团结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一个象征,使印象主义成为艺术史上最有影响的艺术运动之一。

  但是,《印象:日出》的意义还不止于此。马萨诸塞州大学的保罗·塔克提出,在讨论这次展览的时候,人们通常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注意到虽然有些批评家对展览进行了严厉的抨击,但有更多的人对它抱有好感。而且塔克指出:

  我们还没有考虑到普法战争(1870—1871)之后的几年中这次展览与公众情绪的关系。而且我们也没有充分理解莫奈的《印象:日出》的意义。虽然它会成为嘲笑展览的例证,但也应把它跟1870年和1871年的灾难联系起来看。

  每个人都感觉到战争及其后果的严重性。一位记者在1872年1月写道:“刚刚结束的一年对法国来说将是最悲伤和最痛苦的年份之一。您得回到五个世纪前去看我们历史上命运不济(指“百年战争”中被迫签署《加来条约》)的1360年……(今日,)由于被普鲁士人打败,失去阿尔萨斯和洛林,被迫赔偿50亿法郎,(激进分子建立的)巴黎公社的首都被毁:确实与“百年战争”中英国军队让法国屈膝投降时的恐怖相类似。

  为了重现法国往昔的荣耀和权力,人们普遍呼吁全民恢复认真、刻苦、道德和爱国主义……

  塔克特别指出:“《印象:日出》是在(与签署《加来条约》的)背景相似的1872年画出的。它表现的是一个如批评家们呼吁的,让所有的法国人都因它而自傲的地点,一个似乎可以庆祝国家复兴实力和美丽的地点。事实上,这可以理解为是对莫奈的理想的最好陈述。”

  在塔克看来,莫奈的《印象:日出》不只是通常所说的印象主义的开创之作和代表作,莫奈创作此画之时,还带有爱国的情怀。这似乎也应该引起艺术史家的注意。


本版主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