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主要内容
 “第一次乙醚手术” 余凤高 2017-4-27
  总第
东海西海 人物志 谈艺录 盐铁论 温故 城思 识鉴 文学 法意 政事 译林 尔雅
格致 短章
 温故

“第一次乙醚手术”
作者:余凤高 第431期 2017-4-27

美国牙医威廉·托马斯·格林·莫顿

乙醚麻醉手术


  在医治疾病中,外科手术有时是不可或缺的。但是伴随手术而来的疼痛,往往使病人不得不忍受极度的肉体和精神磨难,甚至死亡的威胁。千百年来,医生和科学家都在寻求缓解疼痛的药物。荷马提到的“忘忧药”可能就是大麻或鸦片,华佗的“麻沸散”是洋金花的果子和酒等配制出来的,阿拉伯医生用的是鸦片和莨菪。1799年,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吸入俗称“笑气”的氧化亚氮有麻醉作用,但是没有看到它对外科手术的意义,未能引起重视。到了19世纪40年代初,情况才开始发生变化。当时,一些年轻开放的医学生喜欢玩所谓的“笑气聚会”。他们将氧化亚氮灌入气囊,轮流吸入,享用其催眠效果。后来人们发现乙醚不仅麻醉效果好,还可装在小瓶子里。参加“乙醚嬉戏”时,吸入后,人会像酗酒的醉汉,步态跄踉,言语可笑,身上跌出青伤肿块,似乎也不觉得疼痛,感到很是好玩。

  这段时期,美国的几位牙外科医生也在寻求为病人解除痛苦的药物。

  1844年12月,霍勒斯·韦尔斯在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行医期间,曾见巡回化学家加德纳·昆西·科尔顿作氧化亚氮性能的示范实验表演。当时,那个叫库利的药店店员吸入“笑气”之后,神态兴奋、有点眩晕,且变得好斗;他跳下表演台追逐一名壮汉格斗,撞到一把椅子、摔倒在地,腿部受伤流血不止,却似乎并无感觉。韦尔斯再三问他,他仍坚持说自己一点也不感到痛。韦尔斯邀请他参与实验。在第二天的实验中,韦尔斯为库利无痛地拔下一颗牙齿,后来还给十多个病人施行牙科手术,证明氧化亚氮确是有效的麻醉剂。但1845年1月在波士顿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的公开实验中,因笑气对患者未能生效,病人大声叫痛,不停地动弹,在场观看的医学生们便嘲笑韦尔斯是“骗子”,怀疑氧化亚氮不具有征服外科疼痛的效能。

  威廉·托马斯·格林·莫顿曾和韦尔斯合伙开过牙外科诊所。1844年,他进哈佛医学院,在查尔斯·托马斯·杰克逊教授的诊所实习。得知韦尔斯的实验未获成功后,他决心寻求一种更可靠的麻醉剂。于是,他向杰克逊求教。杰克逊虽然对他的想法持怀疑态度,还是建议他“可以试用”他的“牙痛滴剂”,声称“这种乙醚滴剂对敏感的牙齿会有效”。

  杰克逊的建议使莫顿产生希望。于是他开始研究乙醚的麻醉性能,并对狗、猫、鸡、鼠等动物进行了试验。一次,狗在吸入乙醚后不久,完全昏睡在他的手中。随后,莫顿又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那天,当他用浸了乙醚的手帕掩住自己的鼻子时,他说:“我感到自己仿佛处在童话世界中,身体各部分好像都麻木了……最后,我感到第三指指骨微微发痒,后来我试图用另外一个指头触它,却是办不到。过了一会儿,第二次尝试,总算做到了,可是指头十分麻木。慢慢地,我能举起手、捏捏脚了,但却几乎没有捏的感觉。我试图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可是又跌回到椅子上……”

  此后,莫顿不但在1846年9月30日应用乙醚为一位病人拔下一颗长得非常牢固的二头牙,病人仍“不知道对他做过什么”,并又陆续对100名需要拔牙的病人进行乙醚麻醉的临床实验。最后,莫顿于1846年10月16日,在波士顿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韦尔斯实验失败的同一个阶梯教室里,对乙醚的麻醉效能作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公开实验。

  接受实验的病人,20岁左右的爱德华·吉尔伯德·艾博特是一位画家。他颈部下颚的左下方生有一个血管瘤。术前,病人吸了一口液体乙醚,四五分钟后,看来是睡着了。主刀医师约翰·科林斯·华伦是哈佛医学院的解剖学和外科学教授、外科学主任,还是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手术外科的创始人。他见麻醉已经生效,便给病人的肿瘤划了一个两三英寸长的切口。使这位医师和在场的人都大为吃惊的是,病人竟然一动也不动,没有喊叫,也没有其它疼痛的表示,表明麻醉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手术进行了大约25分钟结束后,华伦医师抬头看看原先充满怀疑的观众,都是一片敬畏的沉默;他自己也深受感动。这时,以贵宾身份前来的哈佛医学院的外科学教授,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的客座外科医师亨利·雅可布·比奇洛说出了他的心声:“我今日目睹之事定将传遍全世界。”

  果然,全城各报刊立即迅速报导了这一事件。不但当地具有权威性的《波士顿医学和外科杂志》称:“各报均述及一神奇药剂之奇异故事,言本城一病人因被给予此药,致有足够的时间和药效来经受一次外科手术且无疼痛。”消息还像旋风似的迅速传遍美国全国乃至整个世界。

  虽然莫顿为了得到使用乙醚麻醉的专利权,将他余生的全部时间都花费在跟杰克逊进行代价昂贵的争论中;并有韦尔斯、杰克逊和乡村医生克劳福德·威廉逊·郎等人参入优先权的争夺,最后莫顿、韦尔斯和杰克逊三人都患了精神病,悲惨地死去,令人遗憾。但是,正如华伦医师回忆这次革命性的手术时说的:“谁能想象,一把刀划在脸孔娇嫩的皮肤上会产生纯粹愉快的感觉呢?……还会出现欢悦的美梦?……可以产生美如天国的幻觉?”这第一次的“无痛乙醚手术”“为手术外科医师开辟了新的纪元”,不但在医学史上,在人类的历史上都是一次伟大的实践。有多少人被这一发明感动啊。欣克利就是其中之一。

  罗伯特·卡特勒·欣克利1853年4月3日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北安普顿,先祖是普利茅斯——新英格兰第一个欧洲人永久性定居点的创建者之一。还在青少年时代,父母就送他去巴黎接受正规的艺术教育。他先是在美术学院学了17年,随后向当时最杰出的法国肖像画家卡洛斯—迪朗和著名的美国画家约翰·萨金特学画。

  欣克利对历史上第一次乙醚麻醉手术怀有深深的敬意,决定将这一伟大历史事件通过他的笔,再现在画布上。这一艺术创造,1882年开始于法国,最后于1993年在华盛顿特区完成,先后共历时11年。他这一创作动机的产生,有学者认为可能还受到导师卡洛斯—迪朗的鼓励和敦促,所以这是一幅学徒的习作;波士顿医学图书馆馆长亨利·R·维茨猜测,也可能是受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当局的委托。

  有意思的是,1846年第一次乙醚无痛麻醉手术实验成功,离欣克利开始创作已有36年,那时还没有所谓“麻醉”的说法。anesthesia(麻醉)一词是美国的医生诗人奥利弗·温德尔·霍尔姆斯晚在这次手术之后,将希腊文中的ἀν(an,没有)和αἴσθησις(aisthēsis,感觉)两词合起来创造而成的。欣克利以及卡洛斯—迪朗无疑意识到这次手术的成功,对于始终要在手术台上疼痛地呻吟和喊叫的病人缓解甚至“没有(疼痛)感觉”所具有的重大意义。

  最早提及欣克利创作此画的文件是亨利·比奇洛的外甥女凯瑟琳·柯立芝。比奇洛不但是这一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还第一个向世界宣布了这一伟大的发明。凯瑟琳·柯立芝1883年3月4日给比奇洛的信中向她舅舅透露说,欣克利从法国回到波士顿后,曾一一去采访那些见过这次乙醚手术、当时还仍然在世的人;她还提及,欣克利有关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开始。凯瑟琳特别写到:“他所画的素描(预备性的)深受卡洛斯—迪朗的赞赏,他跟欣克利说,干得好,他自己对这个题材也很有兴趣。”1883年3月30日的《波士顿文摘晚报》发表了一篇报道,说是美国一位富有事业心的天才艺术家罗伯特·欣克利,很久以来一直渴望绘制一幅画作,表现第一次乙醚手术这一有意义的事件,他现在正在故乡波士顿,目的是收集他所需要的材料……报道还说,欣克利已经获得当年参与手术的医生的大量信息,并画出医院病房、医生和病人的许多素描等等。但是,报道强调说,画家希望尽可能做到绝对忠实于历史的真实,并乐意倾听当时每一位在场者的意见。

  另有材料记载,在创作的过程中,除了手术时的在场这外,欣克利还采访和咨询过许多波士顿的居民,并查阅了大量有关的记述和报道,研究了莫顿等人的传记和各位在场人物的银版照相。从他遗留下的300多幅绘画作品看出,大部分都是肖像画,其中不少无疑是为创作此幅所做的前期工作或底稿。

  欣克利的《第一次乙醚手术》是一幅长115英寸高98英寸的油画,画中如实展示了15位主要人物在当年的实时情景,可以看出画家对这些人物都经过精心的研究。此画先是挂在画家在巴黎的工作室,他回华盛顿任科伦艺术学院肖像画讲师后,又在那里挂了很长时间。到了1893年,欣克利希望将此画捐赠给美国国家医学博物馆,但是遭到拒绝,说是没有挂放的空间。1896年,纪念第一次乙醚麻醉手术50周年,许多著名人物都参加了,其中包括莫顿的遗孀莫顿夫人和她的女儿J·C·奥蒂斯夫人,还有她的孙子西德尼·奥蒂斯。在他的朋友、波士顿医学图书馆研究馆员詹姆斯·里德·查德威克的怂恿下,欣克利将此画出让给了这家图书馆。最初,这画被挂在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的“韦尔大厅”的墙上,后来转到波士顿康沃尔医学图书馆。如今,欣克利的这幅《第一次乙醚手术》已经被认为是“医学史上最为人知的绘画之一”。

 
关于国际文化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19号(外研社大厦) 电话:010-88819159 E-Mail:biandujiaoliu@126.co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fltr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290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