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主要内容
 给埃涅阿斯疗伤 余凤高 2017-5-23
  总第
东海西海 人物志 谈艺录 盐铁论 温故 城思 识鉴 文学 法意 政事 译林 尔雅
格致 短章
 温故、谈艺录

给埃涅阿斯疗伤
作者:余凤高 第433期 2017-5-23

坐落于维苏威火山脚下的庞贝

给埃涅阿斯疗伤(湿壁画)


  古希腊罗马是神话的时代。神话的形成是由于人们“要用可以理解的方式来解释自然及其过程——使人类在世界上感觉安适”。希腊人的神是人的守护者,古希腊罗马的神话,历经数千年经久不衰,一直为人们所喜爱,一个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它的这种人性化。

  古希腊罗马人相信,人的任何疾病或伤痛都是神对患者的惩罚或者是魔鬼对人的报复,一个人,患了病之后,只有获得神的帮助,才能医治和康复,别无他路。湿壁画《给埃涅阿斯疗伤》便是他们这一艺术趣味的证据。

  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亚区有一座属古代罗马的城镇庞贝,它位于那不勒斯西南231千米,靠近维苏威山。维苏威虽是一座活火山,但多少世纪以来,一直都在“休眠”。谁知到了公元79年8月24日中午,它又突然爆发,而且是一次特大的爆发,致使庞贝和它近旁的另外两个城镇赫库兰尼姆、斯塔比亚同遭毁灭。这一持续12个小时的喷发,降下的熔岩碎块、浮石和其他火山岩屑,将庞贝埋了3米多深;随后又灰落如雨,厚达3米,最终像一具无比硕大的棺椁,将当时待在庞贝的差不多2000人,包括那些躲避在室内的、企图逃亡海岸的和走在大路上的居民的尸体,掩埋在厚达六七米的浮石和火山灰底下了。

  挖掘工作迟至差不多1600年之后才开始,先是在1738年发掘赫库兰尼姆,1748年才在庞贝开始工作。发掘中的重大考古发现,被认为“在另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这么多有关古代世界的社会、经济、宗教和政治各个方面的资料来源”。那些发掘出来的日常用品和雕像、壁画等艺术品,让人窥见了古罗马人的生活风尚和审美趣味,极大地影响了欧洲的文化。

  在一个叫“席里柯之屋”(CasadiSirico)的地方,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幅湿壁画。画面上有一个右腿受伤、倚着一枝标枪的男人和一个小男孩;另外一个可能是医生的男人跪在这男人受伤的大腿前面,正在用一把铁钳,试图将大腿中的什么东西取出来。男人的身后是一个女子,像是一位女神,手中举有一束红花。

  美国肯特大学“古典和人类学研究所”主任帕特里西娅·贝克(Patri⁃ciaA.Baker)在她2013年出版的《希腊罗马社会的医学人类学》中鉴定认为认为,这画表现的是“雅丕克斯医生在女神维纳斯和他儿子的帮助之下,为特洛伊军先锋埃涅阿斯做腿部手术。”这是古希腊罗马神话中的一段著名故事。

  埃涅阿斯是女神维纳斯(希腊神话叫阿佛洛狄忒)和特洛伊王子安基塞斯所生的儿子,他在抗击希腊人、保卫特洛伊的战争中功绩卓著。现在有关埃涅阿斯的传说,都是基于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叙述。

  维吉尔(公元前70—公元前19)在他的《埃涅阿斯纪》最后一卷写到希腊王的后代鲁图利亚王图尔努斯再次要求与埃涅阿斯单独决斗,双方明誓立约。但鲁图利亚人破坏约定,发动进攻,埃涅阿斯受伤。他的部下莫涅斯特乌斯和他忠实的助手等把他扶回营去。

  他(埃涅阿斯)浑身血迹,拿着一根长矛,走一步,倚一倚长矛。他想把折断在身体里的箭镞拔出来,但拔不出来,直在冒火。他叫他们用最快的方法把它取出来,叫他们用阔刃刀把伤口割开,让埋藏在皮肉深处的箭镞暴露出来,他就可以重新投入战斗了。这时雅苏斯的儿子雅丕克斯正站在他身旁,雅丕克斯最受阿婆罗神的锺爱,很久以前阿婆罗迷上了他,就把自己的各种本领和神力,包括未卜先知的能力、弹琴和神速的射箭术都高高兴兴地准备传授给他。但是雅丕克斯因为父亲病得要死了,希望能延长他的寿命,宁愿向阿婆罗学习草药治病的知识和医道,愿意默默无闻地行医,不求名利。……老雅丕克斯把长袍撩起,系在身后,像神医那样,紧张地用他那回春之手试着各种方法,敷上阿婆罗的各种草药,但是不灵;他又用手去探箭镞,用镊子去夹它,也无效;他的运气不好,他的师父阿婆罗也帮不了他的忙,而这时战场上可怕的杀声越来越高涨,一场灾难迫在眉睫。 ……

  维纳斯看见自己的儿子遭受不应得的痛苦,做母亲的当然大为震惊,于是她就到克里特岛的伊达山去采来了牛至草,草秆上长着毛茸茸的叶子和紫红色的花,这种草野山羊很熟悉,它背上中了飞箭,负了伤,就来吃它。维纳斯把自己罩在一团云雾里带着这草来到营中,偷偷地把这草浸在一只明亮的装满水的铜釜里,这水就有了药力,又把医神的仙露和芬芳的万能草洒到水里。雅丕克斯长者就用这水来擦洗埃涅阿斯的创伤,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水有了灵验,但是立刻之间埃涅阿斯的痛楚从身上全部消失了,深深的伤口里的血完全凝滞不流了。那箭镞不用压挤就自己出来,落到了雅丕克斯手里,埃涅阿斯的气力又恢复到了早先那样。雅丕克斯……又接着说:“这次成功靠的不是人力,也不是靠我的医术,不是我的手,埃涅阿斯,把你治好的,是比我强的神,是神把你医好,让你去完成更伟大的事业的。……”(杨周翰译文)

  于是,埃涅阿斯立即投入战斗,最后终于杀死了图尔努斯,结束了这场战争。

  古希腊罗马是神话的时代。W.C.丹皮尔在《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中说,神话的形成是由于人们“要用可以理解的方式来解释自然及其过程——使人类在世界上感觉安适。神话所包括的万物有灵论的观念具有异乎寻常的美和见识。”约瑟夫·布雷多克在《婚床:世界婚俗》一书中说到的一个事例,很能说明这一有关美和和谐的见解:生活在古希腊的神话时代,“女子未婚生子不算污点。如果一女子婚前发现自己不期怀孕,她只需声称宙斯化作天鹅、公牛或金雨把她覆盖过了,或者说她不敢抗拒显成人形的河神的进攻。她的父亲尽管会怀疑这种神乎其神的力量的存在,但他会很理智地盼望从当一个半神半人的外孙子身上获得声望。”古希腊罗马的神话,历经数千年不衰,一直为人们所喜爱,一个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它的这种人性化。法国医学史家阿克塞尔·凯恩等人所著的《西医的故事》中说,不同于东地中海沿岸所有的民族的认识,“人是受残暴的神摆布的……这些无情的神具有超自然的能力,常常是人兽合体的怪物,他们奴役民众,而民众则对他们心怀恐惧”;“希腊人渐渐用较为人性化的神代替了这些残暴的神,希腊人的神是人的守护者……神有人的行为和激情,也有人的忧虑和阴谋。他们与人交配,拥有‘半人半神’的后代。在爱奥尼亚文明当中,男神和女神变得仁慈。他们和人一样,有时会呈现人的外形,就像欧里庇得斯的悲剧《醉酒的女人》中的狄俄尼索斯一样。神的逐渐人性化影响了为人类治病的方法。”

  显然,《给埃涅阿斯疗伤》这幅湿壁画就是这一影响的产物。

  古希腊罗马人相信,人的任何疾病或伤痛都是神对患者的惩罚或者是魔鬼对人的报复,一个人,患了病之后,只有获得神的帮助,才能医治和康复,别无他路。从维吉尔的描写来看,实际上,雅丕克斯不但已经从神那里学到了“草药治病的知识和医道”,而且尽力疗救埃涅阿斯的创伤,“紧张地用他那回春之手试着各种方法,敷上阿婆罗的各种草药,……又用手去探箭镞,用镊子去夹它”;结果埃涅阿斯的痛楚消失了,箭镞也出来了,埃涅阿斯的气力恢复了。如此看来,实际上就是雅丕克斯医生治好了埃涅阿斯的伤痛。但是,神话的创造者不这样看,而把这归功于神,维纳斯女神,认为是她起的作用,并让雅丕克斯自己声言:“这次成功靠的不是人力,也不是靠我的医术,不是我的手,埃涅阿斯,把你治好的,是比我强的神,是神把你医好”。

  罗伊·波特等的《剑桥医学史》在论述“古希腊医学”时指出:当时,“宗教治疗曾经是一种盛行一时的治疗方法……几乎没有多少医生会拒绝神的干预,而且大多数都相信存在神灵统治下的世界。”古希腊理念的继承者,古罗马的维吉尔无疑便是出于这样的信念,才如此描写这一神话故事;维吉尔可能明知是雅丕克斯治好埃涅阿斯的病,也故意要将这功绩归之于女神维纳斯,维吉尔也可能从内心真的相信是女神维纳斯在起作用。庞贝的居民作为古代罗马人的后裔,他们的信念和艺术趣味也植根于此,他们喜爱这样的故事——给埃涅阿斯疗伤中,真正起作用的,如雅丕克斯说的,“不是人力,也不是靠我的医术……是比我强的神,是神把你医好”。湿壁画《给埃涅阿斯疗伤》便是他们这一艺术趣味的证据。

 
关于国际文化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19号(外研社大厦) 电话:010-88819159 E-Mail:biandujiaoliu@126.co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fltr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290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