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主要内容
 康德之酒文化批判 曾艳兵 2018-3-15
 别了,胡安! 徐少军 2018-3-15
  总第
东海西海 人物志 谈艺录 盐铁论 温故 城思 识鉴 文学 法意 政事 译林 尔雅
格致 短章
 识鉴、温故

康德之酒文化批判
作者:曾艳兵 第450期 2018-3-15

绘酒神和爱神像的陶酒罐

《实用人类学》英文版书影


  2018年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仿佛已经可以隐约听到旧历新年的爆竹声了。春节是家庭团圆欢聚的日子,欢聚则少不了饮酒。酒是什么?为何饮酒?如何饮酒?与谁饮酒?这些问题恐怕并非简单的民俗或者风俗问题,其实还大有学问。早在二百多年前,西方大哲康德对这些问题均有过思考和论述,我们今天重温康德的那些话,或者还有些启示和借鉴意义。

  关于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我国著名哲学家贺麟先生曾给予这样的评价:“现代西方哲学应该上溯到近代承前启后的大哲康德,尽管后来的哲学家对他的学说备加非难,从各自不同的角度提出不同的意见来驳诘他,他却终不失为现代哲学的源泉。犹如投入大海的巨石,他在哲学界里激起了四向散开的巨大波浪或是细微的涟漪。现代西方哲学各派哲学家受他影响的程度容有深浅不同,但没有任何人是和他了不相涉的。”何止是哲学,现代人的全部思想观念恐怕都很难与康德脱离关系。

  康德处在一个理性的时代。他以理性为武器来批判一切,但他同时发现,我们在以理性为武器批判一切之前,是否先应对理性本身进行批判?我们在用武器批判一切之前,是否先对武器本身进行批判?我们在使用工具之前是否应先研究工具?理性是什么?它的内容和界限是什么?这种对理性的思想,对思想的思想,就是哲学的根本问题。如果我们对这些问题都没有清醒的认识,批判何以成为可能?于是康德写了他“三大批判”的第一部:《纯粹理性批判》(CritiqueofPureReason)。另两大批判是《实践理性批判》(CritiqueofPracticalRea⁃son)和《判断力批判》(CritiqueofJudgment)。康德后来还写过一部《历史理性批判文集》,这被人们称作是康德的“第四大批判”了。其实。康德对什么都要加以批判,他甚至写过一部《烹饪学批判》,还写过一本有关教学法的课本《论教育》(该书在他去世前不久由他的学生林克经手出版),应该算是“教育学批判”了,尽管他自己并不曾应用过。康德对酒、饮酒和酒文化也有过诸多论述,我们姑且称之为“酒文化批判”吧。

  康德活了八十岁,孤身一人,生活非常有规律,他有一套自己的养生法。康德保养学的基本原则就是不要吝惜自己的力量,不要因为舒适和闲逸而使自己变得软弱无力。不锻炼器官与使器官紧张过度一样,都是极其有害的。他坚持用冰水洗脚,少睡觉,多活动。不论天气如何康德都坚持散步。他坚持一天吃一顿饭。凡此种种,康德过着如此规律,甚至有些刻板的生活,但康德并不拒绝饮酒。当然,康德对饮酒是有严格限制的,这正如他运用理性又对理性加以限制一样。

  1798年,康德时年74岁,他出版了自己最后一部著作《实用人类学》。这既是康德集中对人的探讨,也是对他的整个哲学探讨的一个总结。康德说:“在人用来形成他的学问的文化中,一切进步都有一个目标,即把这些得到的知识和技能用于人世间;但在他能够把它们用于其间的那些对象中,最重要的对象是人:因为人是他自己的最终目的。……这样一种人类学,作为人的学问的必然结果的世界知识来看,如果它包含的是关于世界上各种不同国度和气候条件下的动物、植物、矿物之类的事物的广泛知识,那么它还不能真正称为实用的,而只有当它包含作为世界公民的人的知识时才能如此。因此,甚至作为自然活动产物的人种的知识也还不算实用的世界知识,而只算是理论的世界知识。”人类学是研究人的学问,而人是酿酒、饮酒甚至酗酒的,所以对酒的论述和批判便是康德人类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康德在《实用人类学》一书中论及想象力时花了数千字来论述酒。首先,康德对酒下了一个定义:“发酵的饮料,葡萄酒和啤酒,或是其中对生命力有刺激性成分,即酒精”。随后,康德给醉酒又下了一个定义:“那些服用过量、因而在一段时间里没有能力根据经验法则来整理感性表象的人,叫做醉酒或麻醉,而自愿或故意使自己处于这种状态就是自我麻醉。但所有这些手段据说都是为了使人忘掉那似乎本原地植根于一般生命之中的烦恼。这种十分流行的嗜好及其对知性运用的影响是首先值得在实用人类学中作一番考察的。”在康德看来,考察喝酒以及喝酒的效果乃是实用人类学的一部分。

  如何考察喝酒呢?不喝酒者能考察喝酒吗?恐怕不行。喝酒者喝酒之后能考察喝酒吗?大概也有些隔膜。正在喝酒者能考察喝酒吗?这正如考察思想的人一定正在思想,思想者只有在思想时才知道思想是什么。康德的提问与此有些相似:“是否真的能在喝酒时研究喝酒者的气质或性格呢?我不相信……那些喝醉了的人,有的会陷入迷恋,有的会对别人自吹自擂,有的吵吵闹闹,有的(尤其是喝啤酒时)表现得心地慈善、态度虔诚,甚至默默发呆。但所有这些人当他们醒过酒来时,或者当别人向他们提起昨日的醉话时,都自己会对这种奇怪情调或感官上的变态发笑。”康德对喝酒者的研究和描述已经细致入微。

  喝酒的目的是什么?这是首先应该加以考察和批判的。康德承认,喝酒是“可以加强生命力的,至少是提高生命感的”,不过他同时又指出,这“全都是反自然的和人为的”。在这一点上,康德的观点与尼采不谋而合。在尼采看来,酒神的本质,就是“个体化原理崩溃之时从人的最内在基础即天性中升起的充满幸福的狂喜”。这种狂喜就是醉,就是“主观逐渐化入浑然忘我之境”。在尼采看来,相比那些围观醉者的所谓“健康人”,醉酒者不过是惨如尸色,恍如幽灵。酒神精神意味生命的本真,远离酒神就失去了生命的真谛。

  康德认为,喝酒还有助于促进社交和提高德行。康德指出,“凡是那种不促进社会交往和思想交流的陶醉,即沉默无言的陶醉,本身都带有某种害处”,而葡萄酒和啤酒“都起着促进社交的陶醉作用。但这里也有一个区别,啤酒宴更多地是梦幻般的沉默寡言,常常也是粗俗的,而葡萄酒宴则是兴致勃勃的、热闹的和笑话百出的。”古罗马政治家卡图(前234—149)以道德严谨著称,他的崇拜者说他:“他的德行因葡萄酒而加强了(viutus eius incaluitmero)。”括弧里的拉丁文出自贺拉斯的诗句。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描述了酒神精神。万众举杯畅饮时就是人类的欢乐颂。“在酒神的魔力之下,不但人与人重新团结了,而且疏远、敌对、被奴役的大自然也重新庆祝她同她的浪子人类和解的日子。……一个人若把贝多芬的《欢乐颂》化作一幅图画,并且让想象力继续凝想数百万人颤慄着倒在灰尘里的情景,他就差不多体会到酒神状态了。此刻,奴隶也是自由人。此刻,贫困、专断或‘无耻的高尚’在人与人之间树立的僵硬敌对的藩篱土崩瓦解了。此刻,在世界大同的福音中,每个人感到自己同邻人团结、和解、款洽,甚至融为一体了。……人不再是艺术家,而成了艺术品:整个大自然的艺术能力,以太一的极乐满足为鹄的,在这里透过醉的颤慄显示出来了。”

  喝酒意味着真诚,是亲切感的前提条件。康德说:“喝酒放松了舌头(in vino disertus酒里出辩才),——但它也打开心扉,并且是一种道德性质即真诚的物质载体。克制和克制的思想对于一个高尚的心灵是一种压抑人的状态,而一个兴致勃勃地喝酒的人也很难忍受人家在酒宴上的过分拘谨,因为他觉得有一个观察者在专注于人家的缺点,却保持自身的矜持。休谟也说:‘耿耿于怀的伙伴是讨厌的;今天的愚蠢应当忘掉,以便为明天的愚蠢留下地盘。’允许男人由于社交的高兴暂时稍稍超出清醒的界限之外,这是亲切感的条件。”18世纪以前,在北欧流行着一种策略,那时宫廷常派出很能喝酒的使节,自己喝不醉,把别人灌醉,以便套取人家的话或说服人家。喝酒果然是真正的“外交”手段。

  其次,康德十分在意喝酒的方式。一个人喝酒显然是不合适的:“一个独自进餐、一边思考一边吃喝的人使自己失去活力而变得憔悴,相反,如果有一个同桌吃饭的人,用自己层出不穷的奇思异想将那些(本来由他自己找不出来的)新素材提供给他,使他得到鼓舞,他就会获得生气。”那么多少人在一起喝酒合适呢?人多了不合适,人少了也不合适。康德在论及“最高的道德-自然的善”时再次论述了喝酒:“与德行仍然显示出最好的协调关系的舒适生活是在好朋友中间(如果可能的话是轮流地)举行一次盛宴。切斯特菲尔德认为,这些好朋友的人数必须不少于美惠三女神(TheGraces/Kharites)之数,但也不多于缪斯(Muses)之数。如果我邀请那些鉴赏力纯正(在审美上协调)的先生们举行一次宴会,因而这些人不光是想在一起吃一顿,而是要享受一下相互在一起的乐趣(所以他们的数目不能大大超过美惠三女神之数),那么这次小小的聚餐就必须不仅是为了肉体的满足(当然这种满足每个人也要能够得到),而且还是为了社交的快乐,同时必须使肉体的满足显得只是这种快乐的承载物。”这里的美惠三女神指的是希腊神话中分别代表妩媚、优雅和美丽这三种品德的三位美丽的女神。她们是宙斯和欧律诺墨的女儿,众神的歌舞演员,为人间带来美丽欢乐。缪斯女神通常被认为是九位,再加上招待客人的主人,因此喝酒时人数不能超过十位,当然,也不能少于三位。

  再次,康德十分在意饮酒过程中谈论的话题。在康德看来,喝酒时谈论什么话题,从一个话题如何转到另一个话题是有讲究的。人们在酒席上必然会谈话,谈话就会有共同的话题,而面对共同的话题一定有不同的意见,于是就有了纷争,不过,纷争“刺激起对酒菜的食欲,并且在这场争论和参与这争论的人一定的热烈程度上,它也有益于健康……对于女人的性别作稍微放肆但不至于使人难堪的攻击,会起到通过笑话她们表现自己的优越性的作用,于是聚餐就以大笑而结束。当这种大笑是真诚的、善意的时,大自然通过横膈膜和内脏的运动,其实完全在促进着胃的消化,从而促进着身体健康”。合适的饮酒、谈话,伴随着适度的争论,最后以大笑结束,都是有利于健康的。

  康德说,一个活跃社交的趣味盎然的聚餐有这样一些规则:首先是选择一个大家感兴趣的话题;不要出现僵住的沉默;不要随意改变话题;“不要让自己和社交中的朋友们的固执己见产生和继续下去,因为这种交谈与其说是一种世务,不如说只应当是一种游戏,应当通过一种适当插入的戏谑而将那种严肃认真避开”;最后要注意谈话的声调。凡此种种,就连喝酒时应该注意的诸多细节,康德也都注意到了。

  康德的伟大当然在于他的思想,他的思想唤起并激发许多其他人的思想,思想传播、交流、衍生、创造,薪火相传、绵延不息,康德因此而不朽。康德关于酒文化的批评自然是其思想的一部分。今天我们说了这么多的酒、饮酒,甚至醉酒,最后还是以一句酒精饮料上常见的警示语来结束本文吧:“过量饮酒有害健康!”

 
关于国际文化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19号(外研社大厦) 电话:010-88819159 E-Mail:biandujiaoliu@126.co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 fltr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29075号